•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为什么人总是不可避免地趋于平凡?

      这是大概两三年前,我刚毕业那一阵子,在知乎上刷出的一个问题,当时我的回答是:“看你怎样定义平凡和不平凡”。

      那时的想法还真是简单,多少总有些鸡汤的成分,感慨发得多,些微小事都能拿来做文章,一絮舞一花落都能触景生情。那时候具体在想些什么,已然全不记得了,回看过去的文章,轻柔随性,亦望不出深浅。

      漫长求职季末尾勉强抓住的工作,单调刻板而又忙碌糟心,就着微薄的薪水勉强糊日。就算闭着眼,佯装望不见周围人怎样怎样,还是会有那不经意的,被偶然挑起的落差感戳痛。

      因为不甘,所以要改变;因为想要改变,所以总在折腾。

      为什么人总是不可避免地趋于平凡?

      时隔三年,换了三份工作,走了三座城市。却是在兜转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一个月前,求职面试的时候,经理盯着我说:“我总觉得,回到这里,你还是有些不甘!”

      不甘总是有的,有多少人会对自己的现状全盘接收呢?这不甘也许是来源于自信,也许是来源于骄傲。然而我从小都是最没有自信的那个。每次考完试,周围人问我考得怎么样,我都说不知道,便被人说要自信些。再考试后,我便说考得很好,结果考砸了,又被那些人批评说太骄傲。

      于是再碰到类似的事情,我总是先预想好最差的结果。最差的结果往往是戏剧化的小概率事件,平凡的人生里并不常出现,差一点的也可以接受,些微好的便是惊喜了。

      悲观主义会慢慢凝结成宿命论:反正一切都终将归于虚无。

      即便悲观,即便自卑,依旧自命清高着。自卑与自恋从来都不相悖。我曾细细观察过周围很多人,他们身上的自卑和自恋总是以很有意思的比例存在着。不过观察归观察,我不敢自以为是地说我看懂了谁,包括别人,也包括我自己。

      人,最难的还是那个哲学宗旨。不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即便抛开时间轴,抛却过去和将来,只拷问当下的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没有结果,没有答案。可以不负责任地对别人下结论,对自己却不能。

      不甘,是对环境不满,更是对自己不满。环境确有让自己不满的理由,不求进取,得过且过,整日谈资不是明星八卦小鲜肉,便是热门IP大剧小说,虚幻又肤浅。更不满的是自己,环境是自己选择的,虽然有外力的影响,却无力改变什么。

      对境遇的不满不甘,又慢慢滋生出自命清高感。自认为与众不同,自以为非凡独特,旁人未必肯认,至多当你做怪人。便要破罐子破摔地一怪到底,树立一些旁人理解不了的原则,顾自缄默地支撑着。不论别人是否看见,重要的是自己看得见。人生习惯于作秀,也未必便是给旁人看的。

      有时沉默不语,故作深沉,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只是旁人望不出深浅。

      我小的时候,常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对外界的刺激反应低,脑子里总像是在思考些什么,眼神空空呆呆。如果不是学习成绩好,估计会被误认为傻子。果然天才与傻子只有一线之隔。

      可惜我既不是傻子,也不是天才。我发呆也单纯地是在发呆而已。发呆就是放空,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偶尔有些乱七八糟的,至多不过是看过的TVB武侠剧。

      小孩子很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经常在地铁上看见一些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摆开架势,吼吼哈嘿地自己跟自己比划,自己跟自己说话,玩得很开心。他脑中的世界大概与我十多岁时候脑子里的世界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比较懒,肢体动作没那么丰富。

      其实现在的我,跟他,跟那时的我,都是一样,都是沉迷在自我的世界里。活在梦里,活在无所不能的梦里,活在自以为是的梦里。弗洛伊德断言说:“梦是愿望的达成”。当我每日清晨检阅那残留的一点梦迹,确是要比现实精彩许多。

      最寂寞的时候,便是梦将醒的时刻。

      束缚并不存在,还要偏执地想要“自由”。所以远离家乡,怕被干扰,常年在外,飘泊来漂泊去。其实并没有实质的追求,只是执着于物欲而已。物欲以外,还要寻求精神上的优越感。囫囵吞枣地读了一些书,然后自命清高地,看不起这,看不起那的。想得多了,想来想去,又觉得毫无意义。

      其实物欲也好,精神癖也好,不都是一个“作”字么?心是踏实不下来的,那就沿着喜好的方式去“作”好了,总比表里不一,自我矛盾自我纠结强。

      其实我很想再对那位经理说一句:已经没有什么不甘了!

      回家乡一个半月,生活对比从前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安逸归安逸;一个人仍旧是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依旧无聊,无聊得要死得时候依旧无聊得要死。只是多少消褪了不安和莫名的恐惧感。

      这是座我很喜欢的城市,是曾经想过要选来养老的城市。可能我提前步入了养老期。

      不会再有不甘,是可以缓慢地,逐渐地接受自己的平凡。不是不可避免地趋向平凡,而是不可避免地接受自己的平凡。

      回家乡的理由,我被问过许多次,也说了很多,对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尽相同。这其间并没有假话,只是影响参差。也许同我离开北京去上海一般,是一拍脑袋作出的决定。当下却可以给自己再编出一条理由:

      想要卸下包袱,卸下伪装,轻轻松松地过活。

    • 0
    • 0
    • 0
    • 29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Junewah & Linsay在一起已经
      因兴趣爱好,创建了本网站,TA就像一本家庭日记,主要由Junewah&Linsay两人用来记录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趣事、感慨,以及内容转载等(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 2020 HELLOHOME! 服务条款 本站原创内容采用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i@hellohome.cn 网站维护日志 桂ICP备1800262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1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