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又是一年 315,大家又开始燃起一波打假维权的斗志。

      前几天,北京消协发布了《2017 年微商行业发展状况调查》,曝光了微商卖三无产品坑消费者的事,提醒消费者网购时擦亮眼睛,谨防上当。

      其实早在 2016 年的 315 晚会,就曝光过电商刷单、微商卖三无产品的事。

      我本以为这种老生常谈的事没必要一遍遍强调,可就在前阵子,我收到一封读者私信,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有个叫小欣的读者从后台联系我,说她因为穿了微商卖的毒文胸,吃尽苦头,想让我帮忙曝光下,以防更多的女孩上当受骗。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我上网查了查,发现文胸有问题并不是个例。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所以我决定把她的故事写出来,以警示其他女孩。

      事前预防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事后维权,找到问题源头,分析它,解决它,才是当务之急。

      这多大点事儿

      小欣今年 21 岁,上大三,人长得标致,学习好,有很强的组织能力,不仅在学校担任创业协会副会长,还主持各大校园活动。

      同时,她也被全家族寄予了厚望,小欣妈更是经常把女儿近照和活动照丢进家族群。

      然而,就是家族群里的一条消息,给小欣带来了身体上,乃至精神上巨大的伤害。

      有天,四姑在群里@小欣,「欣呀,我最近没啥事,从网(店)上卖点东西,帮我宣传下撒~」说罢,四姑在群里发了个 200 元的红包。

      四姑今年 28 岁,刚生完孩子,在家做全职妈妈。

      小欣正在上课,没回消息,妈妈却替她应了下来,「放心吧,这多大点事儿。」

      几天后,小欣穿上四姑寄来的文胸,在卧室的镜子前反复展示,「也还行。」她闻着上边的些许味道,「新的都这样吧?」

      当天,小欣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亲身试穿外加价格亲民,一传十,十传百,不仅 3 个舍友买了这款文胸,还有 56 个系里院外的同学也买了。

      两周后,小欣的胸部起了几个小红疙瘩。

      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啊

      又过了两天,事情开始失控,「胸部特别特别痒,小疙瘩一挠就是一大片。」

      挠破后,还有大量淡黄色液体流出,如不及时擦干,液体所到之处又带起一片新的小疙瘩,「不敢用手碰,但痒到不行,只能隔着衣服(蹭),后来胸前红了一大片……再之后都不敢蹭了,一蹭就流水……」

      挂了皮肤科,做了化验,漫长结果的等待(其实也才二十分钟),换回了几百块的药,「湿疹,有真菌感染的可能。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医生开的药

      又过了几天,大量买过文胸的人竟然杀上门来,有一两个想追求事业线的女生,特意买小一号,结果因为实在太紧,不仅得了湿疹,更出现早期白癜风的症状。

      白癜风容易在皮肤受到摩擦的部位发病,过紧的内衣会导致血液循环不畅,使胸部皮肤受到挤压,诱发白癜风。

      紧接着,出现类似情况的人更多了,同学们都来找小欣讨说法,要赔偿,「你是不是故意要害死老娘!」「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啊!」

      这些人令小欣心烦意乱,她每天被堵在寝室里,不仅严重影响了学习和生活,精神上也出现了极大问题,「晚上睡不着觉,做噩梦,总惊醒。」

      后来,学校的贴吧和论坛都写满了这事,更有人爆料小欣有反社会人格,故意在文胸里放病菌,想要杀死全校女生。帖子有理有据,没多久点击率就过万了,就连校方都找她谈话了两次。

      反社会人格的人对社会有潜在威胁,特征是高度攻击性,缺乏羞惭感,不能从经历中取得经验教训,行为受偶然动机驱使,社会适应不良等。

      小欣找到四姑,四姑不仅一问三不知,还回怼,「你这都啥同学撒,都给我打差评店都要黄了!」

      「你不管我是吧?那我自己解决好了。」小欣跟四姑要来了快递单子,上面清晰写着——

      「广东省***陈葛村」。

      私人空间,不能进

      小欣决定独闯内衣加工厂,一探究竟。她先坐四小时高铁,又倒两趟大巴,终于赶在日落前到了陈葛村。过了一会,从村里骑来一辆送快递的倒骑驴,小欣看了眼表,「19:30」。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倒骑驴就是这种货在前人在后的人力货车

      倒骑驴沿玉米地中间的小土路缓慢前行,小欣就在后面跟着倒骑驴,二十多分钟后,俩人到了玉米地的尽头。

      玉米地的尽头是另一番景象,十几栋七八米高的厂房一字排开,外面围着三米高的灰色围墙,隐约听到里面传出些许声响,有的厂房开着灯、冒着烟,有的早已关闭。

      小欣走到跟前「咔咔」拍了几张照,要趁黑溜进去,却被看门大爷拦下了,「私人空间,不能进。」

      小欣瞥了一眼门上的招工启事,「emmm……我想在这打工。」

      文胸山

      看门大爷把小欣带到一个中年妇女面前,「这个是陈姐。」

      陈姐的脑袋泛着油光;稀疏的头发被一个浅紫色皮筋拢在一起;粉白相间的小衫竭力掩盖着,因人到中年而高耸的小腹;臃肿的大腿,把灰色的紧身裤撑到拔丝……「她跟外面的保洁阿姨没什么区别」,即使陈姐管着全村三家原单外贸厂。

      42 岁的陈姐头也没抬,端起桌上的凉白开,走到窗前,倒进花盆里,「身份证和钱包交出来,明天一早开工,让张哥带你去宿舍。」

      张哥是陈姐的老公,比陈姐小两岁,很瘦,看起来只有百十来斤。陈姐负责工厂的对外招商,而张哥,则负责对内运营、新人培训和老员工考核。

      宿舍在办公室相反方向,要穿过一片大厂房。

      十几台两三米长的机器同时开工,工人们从一个袋子里捡出一堆布制品后,塞进面前的机器里,轰隆隆、轰隆隆,这堆布制品又从机器的另一端排出,变成一堆黑乎乎的东西。

      屋内能见度很低,粉尘飞舞,散发着很浓的臭味,根本看不清塞进去和排出来的是什么,刚进来,就觉得头晕、喘不上气,「有想吐的感觉。」

      再往前,地上堆了上千个早已挂好吊牌的文胸,旁边屯了上百个还没撑起的纸壳箱,以及成堆的胶带。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文胸山

      此时,工人们正在进行发货前的分类装箱。

      他们在「文胸山」上爬上爬下,时而脚踹,时而手丢,大声的讲着荤段子,任凭口水和汗水混合物滴落在粉的、红的、蕾丝的、硅胶的文胸上,时不时的干呕几声,拼尽全力给「痰」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用手捏咯,要不咋搞?

      早上五点半,伴随着工厂的闹铃,所有工人同时起床,早餐标配是粥、咸菜和馒头,偶尔还会有鸡蛋。

      饭毕,把手机上缴到统一地点,开始工作。时长是 12 小时,下班才能领回手机。

      小欣的第一份工作是个很基础的活,在 A 区负责分拣。

      分拣就是把袋子里的东西分成两份,软的递给旁边的工友,硬的放在身后的袋子里,另作他用,衡量软硬的标准很直接,「用手捏咯,要不咋搞?」

      小欣打开一个袋子,瞬间就被窜出的气味呛了个跟头,袋子中,脏内裤、臭袜子,卫生巾、纱布、烟头掺杂在带血的床单、棉被、手术服中,因为潮湿,红黄相间的粘稠液体流的哪里都是。

      小欣用毫无防护措施的手,把拣出来的烟头、塑料、污渍厚到无法弯曲的棉被丢在一旁,把卫生巾、脏内裤、纱布递给旁边的大妈。

      大妈一股脑的全塞进机器,不一会,这些东西经过粉碎、梳理后,机器的另一边就涌出大量黑灰色的「棉花」,夹杂着碎布屑和线头,「像肉馅刚从绞肉机出来。」

      全自动的梳棉机

      很快,结束了一天工作,所有人一起回宿舍——摆满上下铺的大开间。

      小欣住在 3 号宿舍(1 号 4 号是男寝,但小欣没去过),她的室友分别是 8 个跟妈妈差不多岁数的妇女、4 个奶奶、9 个同龄女孩以及十几个外表稚嫩、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小姑娘。

      宿舍的环境并不好,呼噜声、咳嗽声、游戏声、嬉笑声此起彼伏,宽松肥大、绣着红花绿草的内衣裤随处可见。

      抽烟的妇女会把烟灰直接弹到地上,有的妇女更是直接把痰吐到地上,黑黑的,黏黏的,里边还隐约浮着些许棉花……

      只能憋着,不敢咳嗽

      转眼间,小欣在这里呆了将近一周,凌晨三点,鼾声四起,小欣拿着手机,伴着夜色,摸了出去,「再熬下去,非得死这不可」。

      她快速穿过自己的工作区,沿着厂房的墙向北走了 50 米后,看见一块生了锈的铁板,上面用红色油漆,清晰的写了两个大字——C 区。

      C 区的门上了把大铁锁,小欣很瘦,将门推了个缝,侧身蹭了进去,随后,一股浓重的汽车尾气味扑面而来,「只能憋着,不敢咳嗽,眼泪都呛出来了。」

      C 区并不大,只有 A 区的一半,但里面堆了几十个各种颜色的染缸。

      C 区深处,是好几堆还没来得及浸泡的文胸。它们随意的堆在墙边,毫无卫生防护——老耗子领着小耗子在上面肆无忌惮的爬来爬去,钻上钻下,时不时贪婪的伸出舌头吸吮着文胸上因潮湿和病菌而附着的黑灰色霉斑……

      就这样,小欣白天分拣,深夜出去拍照,收集证据。起初,她隔几天才行动一次,后来为尽快离开这里,基本上每天都往外跑。

      殊不知,她早被人盯上了。

      全 TM 进局子!都得死!

      这天,小欣来到 G 区,刚要进,就被早守在这的保安抓个正着。

      G 区在这片厂房的最里面,集结了厂房的全部核心技术,主要工作是,用织布机把 A 区的棉花通过种种工序变成真正的文胸。只有「最高级」的工人才能在这里工作——月工资高达 6000 元,是其他区域的三倍。

      保安早就知道小欣晚上会出来溜达,但他并不想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她折腾撒」。但 G 区可不行,不能出现任何状况,「搞不定吃不了兜着走」。

      老板娘跟小欣要手机,她拼死护着,「给她就全完了!」在争抢中,手机掉在地上,屏幕瞬间铺满了蜘蛛网。

      老板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很矛盾,她不敢放小欣走,怕工厂被曝光而断财路吃官司,又想不到更好的处理办法……

      当天早上,老板娘召开了全员大会,「这丫头给我看好了,一旦跑掉,不仅没钱赚,全 TM 得进局子!都得死!!

      他们放松警惕,我才能跑

      开完会,老板娘就给小欣安排了个单独的房间,还给她制定了很多规矩,「上厕所不得超过 3 分钟,去前跟我请假」,「洗澡至少三个人」。

      接下来的几周,小欣开始拼命干活,以至于到后来,她可以独立完成 A 区的全套工作——捡 10 袋子「杂物」,并在下班前把有用的东西全部变成棉花。这在往常,需要四人共同完成,「他们放松警惕,我才能跑」。

      一个月后,机会来了。

      这天晚上,小欣假装吃坏肚子,连续上了十几次厕所,每次她都会跟老板娘请假,老板娘也会陪着去。凌晨时,老板娘终于放松了警惕,没再跟着,小欣也会正常到点就回。

      后半夜时,老板娘彻底懒得管,回屋睡了。小欣抓住机会,再也没回来。

      又过了半个多点,一声尖叫划破宁静,「小丫头跑了!」

      屏住呼吸,数三十个数

      是工厂都有排水管道,这家工厂也不例外。区别在于,这家工厂的排水时间并不规律,「只要有水直接排」,因为不会积攒,每次水量都不多。

      废水直通玉米地的水渠,正常来讲,小欣可以从排水管中爬出,冲上马路,拦下过路的汽车或找地报警。

      然而,她并没有那么做,原因有二:

      1、深更半夜,不仅没班车,也不熟悉路。

      2、附近居民有可能与老板娘串通一气。

      小欣也记不清在排水管道里「躺」了多久。

      这段时间,无数的污水先从她脚下流过,流遍全身,再从她脸上流走;她尝遍生活所需的全部液体,洗涤剂、洁厕灵、牙膏、洗发露、汽油;被各种蚊虫骚扰,被各种气味熏得嗅觉几乎失灵……

      此外,因全工厂的排污口只此一个,上上下下几十号人的排泄物也从这排出,红的、黄的、白的、黑的、浓稠的、稀疏的……

      后来,她掌握了个规律,「只要脚下有(水的)感觉,就拼了命的闭紧口眼,屏住呼吸,数三十个数,基本上就过去了」。

      类似这样的排水管

      另一面,老板娘发现小欣逃跑后,把工人们五人一组,分成若干组——

      一组杀去村口公交车站;

      一组在村里挨家挨户寻找;

      一组开车去县城汽车总站蹲守;

      还有四组分别向东西南北地毯式搜索玉米地。

      老板娘想到小欣有可能躲在排水管道里,就派了两个工人去看,但工人应付下就回去了,「我们趴下瞅,漆黑,臭的要死,小姑娘怎么会在里面?」

       

      折腾了半天,四周再次恢复宁静。

      小欣从排水管中爬出,向北跑了一个多小时,循着远处的灯光,砸开了别村的一户人家。

      村民看到小欣,吓了一跳,「浑身湿漉漉,臭烘的,不知道咋了」,随后,报了警。

      警察给小欣找了身干净衣服,送去了医院,随后,根据小欣提供的地址联系了负责那个区域的警察,一同前往现场。

      然而,当警察到达现场时,就像早已得到消息一样,各厂房都空荡荡的,仅剩下满地的棉絮和刺鼻的气味……

      小欣并无大碍,打了半个月吊瓶后,出院回家了。最后,根据她提供的「工厂进货单」,警方查封了一大批不合格网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

      我觉得,女孩们在网购内衣时,一定要多注意几个问题:

      她在毒内衣工厂卧底一个月,只为证明自己良心没喂狗(转)

      对于内衣这种贴身衣物,最好还是去实体店购买,另外根据央视《是真的吗》报道,新衣服(包括内衣),在染色和定型中会使用甲醛。甲醛除了会引起咳嗽、流泪和疹子外,还有可能致癌。

      但好在甲醛溶于水,只要在穿前清洗一下,就能避开绝大多数问题。

      其实,要想不被骗,首先要有防骗意识,不贪小便宜,也不抱侥幸心理。

    • 0
    • 0
    • 0
    • 23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因兴趣爱好,创建了本网站,TA就像一本家庭日记,主要由 Junewah & Linsay 两人用来记录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趣事、感慨,以及内容转载等。Junewah&Linsay在一起已经
      © 2020 HELLOHOME! 服务条款 本站原创内容采用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i@hellohome.cn 网站维护日志 桂ICP备1800262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1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