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父亲的“五七”

    今天是父亲的五七日,这两天都偶尔见到老妈眼睛红红的,也许又什么引起了伤心。中午,听老妈说,犀牛脚小姨来和我们一起回去,说不烧点纸钱给老爸,心里总是忐忑不安。下午五点半,老妈打电话来说,怎么还不回来,我说还没下班呢,那我现在回去了。到家看到老妈已经打包好了,饭也做好先吃了,我吃饭时候,四姐电话说现在过来接我们。二姐比我们先出发,去接姐姐和三姐,和去犀牛脚接小姨。大概七点半左右到家,二姐他们早到了,下车时田养夫妻俩刚好开门出来。上香后,盛好钦州煮好的鸭肉、猪肉和粉,倒上酒,祭拜,开始不知道说什么,后来姐姐说,二叔,今日五七,大家一起回家拜拜你,保佑……这时大家有点说笑。烧纸钱时候,老妈从厨房出来,我问小姨不出来吗,老妈了声出啊就进房间哭泣了,我烧完点纸钱后到四姐来烧,我去房间安慰老妈,天气很热,加上老妈哭泣,出了汗,我拿风扇给她扇风,想起小时候没有电风扇,爸妈就拿槐叶扇整晚的给孩子扇风,多么辛苦啊。老妈一边哭泣一边说话,应该说是把话哭出来,听不太懂说什么,哭泣表达了伤心和思念,人们希望通过哭声能让心里的诉说穿越阴阳之隔,告知离去的亲人,告慰活着的灵魂。我则感觉不太难过了,也许老爸之前说对了,伤心也就一阵子,很快就过了,也许无法像老妈一样感受到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对方如今已经离开这个世界,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了,但是看着法师给父亲做的房子模型,回想着父亲或者的历历在目场景,如今已不在世上,不和我们一起了,也依旧伤感。老妈哭说了好久,姐姐们怕老妈身体受不了,叫她不要哭了,田养也说不哭了,姐姐们去问老妈那些饭菜怎么处理以转移老妈思想,但是还是不行,但是我傻傻的说那个饭菜怎么被姐瞪眼。后来我说老妈想跟老爸说说话,就留她说呗,四姐又瞪我。过了一会大家一起来安慰,老妈慢慢不哭了。
    今晚,老妈和小姨睡一起,我说你们多久没睡一起了,小时睡过吗,小姨说小时候就是打架!
    今晚我睡东边阳台,一轮明月皎洁的撒在墙上,已经忘记上一次睡这里是什么时候了。今晚才知道,四姐已经怀宝宝了,四十多天了,您之前一直说想让四姐再生多一个,这下应该欣慰了。

  • 0
  • 0
  • 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Junewah & Linsay在一起已经
    因兴趣爱好,创建了本网站,TA就像一本家庭日记,主要由Junewah&Linsay两人用来记录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趣事、感慨,以及内容转载等(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 2020 HELLOHOME! 服务条款 本站原创内容采用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i@hellohome.cn 网站维护日志 桂ICP备1800262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12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