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018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 授予两位科学家 链接】要是免疫疗法能普及开来,价格又降低下来,也许老爸就能享受到了,在护理院的时候我跟爸妈提到过说香港有一种药(免疫治疗的O药和K药),可能有帮助,但是一个月好几万,还不一定有效。后来老妈又说,要不买回来试试,老爸不同意说哪有钱,老妈说就拿剩下的几万块,老爸说要是无效呢,以后怎么生活,当时我心里很难受(我都不敢说这个药即使有效也会耐药变成无效。),我是想过卖房的,但是先不说这个房子有凌小红的份额她同不同意,如果房子卖了,到时候住哪里,回船厂住可以,我就在钦州先租房,但是这些所有钱加一起,治疗下去,一年可能都不到就花完了,虽然有人说如果试几个月无效就马上刹车。姐姐们支持不了这么强大的支出,总之我没能不顾一切的去拯救父亲,我很佩服那些倾家荡产义无反顾的去治疗亲人的人,我总是去考虑太多,平衡得失太多,生命应该是高于一切的,但是现实的生活不容不考虑,不知道父亲会怎么看我,会不会同意我所做的。所以我经常内疚觉得很对不起父亲,也许父亲也是做出了很多这种患得患失的思考吧,父亲临走的那阵子太痛苦了都不太舍得吃止疼药,另外我买的那个仿褥疮的充气垫他一直不用,父亲跟我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不用就可以保持新的,以后可以卖掉还是怎么样,可惜后来父亲走的那天,我直接付护士长说柜子有个新的充气垫新的可以给别人用,当初想到不能退货留着没用,没考虑到可以淘宝二手卖掉,所以很后悔,对不起父亲。我想要是父亲知道了不知道作何感想。本来父亲打算放弃的,后来有一天和我说有姐姐那么多人关心他……,才积极一点,当说到“几个姐姐这么关心他”(不记得有没有在姐姐后面加了“人家”)我听了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感觉父亲像是说几个外人关心他,我想一来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别人家的人了,二是不是他亲生的,所以心里总会有些隔离,人家心里怎么想是不知道的,也不能过多要求别人怎么样,几年前凌小红和我说过,我和四姐与三个姐姐不是同父而生,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疏离,当时我还反驳她,现在回想其实平常人都多多少少会有点这种想法的,只是我是局内人吧,但是还是比较走运,我们姐弟间的感情还是不错。

  • 0
  • 0
  • 0
  • 1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Junewah & Linsay在一起已经
    因兴趣爱好,创建了本网站,TA就像一本家庭日记,主要由Junewah&Linsay两人用来记录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趣事、感慨,以及内容转载等(如有侵权可联系删除)。
    © 2020 HELLOHOME! 服务条款 本站原创内容采用CC BY-NC-ND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i@hellohome.cn 网站维护日志 桂ICP备18002627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1278号